新竹的「創舊」潛力! W春池計畫以玻璃回收硬實力為後盾,成功創造在地傳產新價值

新竹,除了有知名的科學園區,也是不少傳統產業的聚集地。玻璃,就是其中之一;春池玻璃已成在地代表性的企業,全台透過春池回收處理的廢棄玻璃高達七成,每年超過10萬噸。近年在第二代加入後,導入一系列創新作法,為這家超過50歲的企業注入活力,也帶動了新竹的產業觀光。 玻璃傳產透過跨領域計畫 導入創新思維 春池玻璃第二代,現任副總經理的吳庭安在2012年離開台積電,從科學園區回歸父親創立的傳統產業,除了開發玻璃回收再製新材料、引進全自動分選機來改善工廠製程,他更推出「W春池計畫」,建立春池與外界跨領域合作的平台,讓設計新概念與玻璃互相碰撞出新的火花,不僅與知名設計師和品牌合作,2018年也加入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保留機會給年輕學子,期待他們能提出不同於產業和成功設計師的思維。 春池至今已連續參加四屆設計產學合作,每一屆的金獎作品都十分亮眼。第一年的Float漂浮飲料杯在商業性取得成功,於嘖嘖募資到超過700萬,學生畢業即創業,創造出全新的商業價值;第二年的25nano玻璃燈具在藝術性很成功,於2020台灣設計展的循環設計展現身;第三年的光景玻璃回收站則突破產品思維,建立可以與民眾互動的玻璃回收站,採用有趣的方式吸引並引導人們參與回收行為,集中收集以往被棄置的玻璃瓶,使其有效的進入循環系統,繼續創造價值。

新竹的「創舊」潛力! W春池計畫以玻璃回收硬實力為後盾,成功創造在地傳產新價值
新竹的「創舊」潛力! W春池計畫以玻璃回收硬實力為後盾,成功創造在地傳產新價值

新竹,除了有知名的科學園區,也是不少傳統產業的聚集地。玻璃,就是其中之一;春池玻璃已成在地代表性的企業,全台透過春池回收處理的廢棄玻璃高達七成,每年超過10萬噸。近年在第二代加入後,導入一系列創新作法,為這家超過50歲的企業注入活力,也帶動了新竹的產業觀光。

玻璃傳產透過跨領域計畫 導入創新思維

春池玻璃第二代,現任副總經理的吳庭安在2012年離開台積電,從科學園區回歸父親創立的傳統產業,除了開發玻璃回收再製新材料、引進全自動分選機來改善工廠製程,他更推出「W春池計畫」,建立春池與外界跨領域合作的平台,讓設計新概念與玻璃互相碰撞出新的火花,不僅與知名設計師和品牌合作,2018年也加入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保留機會給年輕學子,期待他們能提出不同於產業和成功設計師的思維。

春池至今已連續參加四屆設計產學合作,每一屆的金獎作品都十分亮眼。第一年的Float漂浮飲料杯在商業性取得成功,於嘖嘖募資到超過700萬,學生畢業即創業,創造出全新的商業價值;第二年的25nano玻璃燈具在藝術性很成功,於2020台灣設計展的循環設計展現身;第三年的光景玻璃回收站則突破產品思維,建立可以與民眾互動的玻璃回收站,採用有趣的方式吸引並引導人們參與回收行為,集中收集以往被棄置的玻璃瓶,使其有效的進入循環系統,繼續創造價值。

春池首次參與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輔導的實踐工設系畢業生團隊就以創新的漂浮飲料杯獲得募資佳績,並成功以FLOAT品牌創業。

春池的循環經濟理念 獲年輕人認可

「產業做久了很難天真,」吳庭安有感而發地說,產業做久了自然有專業,但思維若沒有新的創意攪動,很容易被綁住,所以他們決定持續參加設計產學和學生合作,因為學生還能保有不受限的天真,「創新是學生非常珍貴的價值。」他剖析春池能持續吸引年輕學子報名投件的原因,一方面是近年積極與設計師合作,在新竹公園經營複合玻璃工坊、咖啡店與春室空間而獲得關注;另一方面則是春池跟一般企業不一樣,更像一家社會企業,因為處理廢棄玻璃就是在解決社會的問題,春池的獲利其實是為了能永續經營循環經濟。吳庭安認為,現在年輕人不那麼在乎錢,而是自己能否發揮,也在意環境問題、循環經濟和ESG(環境、社會和企業治理)。他也觀察到,執行設計產學合作的台灣設計研究院扮演了重要的媒合平台角色,讓學生更有信任感,也讓企業有機會廣泛觸及全台設計院校的學生。

讓你看得見音樂!汽車感測器大廠攜手設計學子的創新嘗試

你喜歡聽音樂嗎?你用什麼方式聽音樂?你聽音樂的原因又是什麼?現代人生活節奏快,工作壓力大,聽音樂除了是一種興趣,一種個性的展現,更是紓壓的好方法。除了有線耳機、藍芽耳機與傳統音響等以單向的聆聽方式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聽覺可能性? 「我們就在想,有沒有可能在現代人如此高壓環境下,讓他們一回到家就有個地方可以放鬆?」參與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並獲得德立斯企業金獎的團隊成員、明志科大工設系畢業生林庭安回想當初參賽的初衷,想為現代人打造視聽的饗宴,讓聲音可視化,為生活帶來更多樂趣。 勤做功課和市調 抓出兩大目標客群 團隊成員大量蒐集燈光、音響資料,也大量發送問卷調查,年齡層從18–60歲都有,發現年輕人較願意購買3C新產品,有錢人則重視品牌和精品質感,除了感覺比較有保障,也更熟悉各品牌的設計語言。團隊也從中確定了新產品要主打的兩大族群:一是重視CP值的年輕小資族,二是表演者,像是街頭藝人就需要能快速拼出暫時的舞台。所以他們以六角形拼圖為概念發想,推出「LiFLOW模組化視聽音響」,可依預算和情境自由購買模組拼接,再以APP控制音響和聲音頻譜,也能直接手動調整旋鈕來改變聲光效果,創造互動式的視聽體驗。

讓你看得見音樂!汽車感測器大廠攜手設計學子的創新嘗試
讓你看得見音樂!汽車感測器大廠攜手設計學子的創新嘗試
六角造型的音響模組,讓消費者可以自由選購組裝,創造個人化的音響組合。

你喜歡聽音樂嗎?你用什麼方式聽音樂?你聽音樂的原因又是什麼?現代人生活節奏快,工作壓力大,聽音樂除了是一種興趣,一種個性的展現,更是紓壓的好方法。除了有線耳機、藍芽耳機與傳統音響等以單向的聆聽方式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聽覺可能性?

「我們就在想,有沒有可能在現代人如此高壓環境下,讓他們一回到家就有個地方可以放鬆?」參與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並獲得德立斯企業金獎的團隊成員、明志科大工設系畢業生林庭安回想當初參賽的初衷,想為現代人打造視聽的饗宴,讓聲音可視化,為生活帶來更多樂趣。

勤做功課和市調 抓出兩大目標客群

團隊成員大量蒐集燈光、音響資料,也大量發送問卷調查,年齡層從18–60歲都有,發現年輕人較願意購買3C新產品,有錢人則重視品牌和精品質感,除了感覺比較有保障,也更熟悉各品牌的設計語言。團隊也從中確定了新產品要主打的兩大族群:一是重視CP值的年輕小資族,二是表演者,像是街頭藝人就需要能快速拼出暫時的舞台。所以他們以六角形拼圖為概念發想,推出「LiFLOW模組化視聽音響」,可依預算和情境自由購買模組拼接,再以APP控制音響和聲音頻譜,也能直接手動調整旋鈕來改變聲光效果,創造互動式的視聽體驗。

出題企業德立斯科技成立於1975年,是台灣汽車檢測儀器開發和製造的領先品牌,過去95%產品都是外銷,主要服務國外客戶。林銀田副總觀察發現近年海外客戶只問What’s new? (有什麼新產品?) ,而國際客戶越來越偏重通路而不重研發,反過頭來是「要你幫我想」的思維模式。後來我們就發覺只靠自己想是不夠的,於是邀請新一代的同學們一起來動腦。近年開始想多在台灣推廣產品,希望藉由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平台,讓更多人認識德立斯這家公司。公司也另外成立T Lab創新創業孵化器,提供空間和天使基金給入選團隊,目前已輔導兩個新創團隊順利成立公司。

兒盟首次參與設計產學合作!和新生代設計師共建「情緒樹屋」,讓傷心和憤怒的情緒有歸宿

你傷心過嗎?你憤怒過嗎?相信每個人都曾經有過。但這些相對負面的情緒是否曾經被好好對待、好好照顧呢?童年時期,開心時就放聲大笑恣意跑跳,遇到悲傷、氣憤等情緒低落時刻的你,通常會如何自處? 2020年兒福聯盟首次和台灣設計研究院合作,參加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計畫,與新生代的大學生們腦力激盪,一起尋思解決下一代孩子們的問題。在轉譯和推廣「霸凌」的觀念15年後,兒盟從去年開始大力推廣「創傷知情」新思維,期待讓社會大眾更加重視童年逆境所帶來的創傷,為孩子帶來什麼影響,並學習如何應對和預防。 面對失落與創傷情緒怎麼辦?鑽進情緒樹屋吧! 入選團隊與兒盟經過長達半年多的合作誕生了「情緒樹屋」,設計師為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系畢業生董怡真,她觀察到校園遊樂場等玩樂的場域廣泛存在,能接納傷心與憤怒的空間卻少之又少,心裡便產生了一個提問:「這世界是否普遍崇尚快樂,而對於某些情緒是不友善的?」於是,與擔任社工的媽媽和姊姊討論後,決定以「情緒平等化」為核心理念,為幼兒園與國小低年級的孩子們設計一個情緒樹屋,讓孩子們遇到情緒低落的時刻,有一個小小的、屬於自己的空間作為避風港;同時也創作情緒繪本給樹屋所在場域的老師們,作為引導孩子進入樹屋前後的教材,幫助孩子認識快樂之外的其他情緒,學習如何與不同的情緒相處。

兒盟首次參與設計產學合作!和新生代設計師共建「情緒樹屋」,讓傷心和憤怒的情緒有歸宿
兒盟首次參與設計產學合作!和新生代設計師共建「情緒樹屋」,讓傷心和憤怒的情緒有歸宿
兒盟與設研院跨界合作,與孩子共創更好的世界。

你傷心過嗎?你憤怒過嗎?相信每個人都曾經有過。但這些相對負面的情緒是否曾經被好好對待、好好照顧呢?童年時期,開心時就放聲大笑恣意跑跳,遇到悲傷、氣憤等情緒低落時刻的你,通常會如何自處?

2020年兒福聯盟首次和台灣設計研究院合作,參加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計畫,與新生代的大學生們腦力激盪,一起尋思解決下一代孩子們的問題。在轉譯和推廣「霸凌」的觀念15年後,兒盟從去年開始大力推廣「創傷知情」新思維,期待讓社會大眾更加重視童年逆境所帶來的創傷,為孩子帶來什麼影響,並學習如何應對和預防。

面對失落與創傷情緒怎麼辦?鑽進情緒樹屋吧!

入選團隊與兒盟經過長達半年多的合作誕生了「情緒樹屋」,設計師為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系畢業生董怡真,她觀察到校園遊樂場等玩樂的場域廣泛存在,能接納傷心與憤怒的空間卻少之又少,心裡便產生了一個提問:「這世界是否普遍崇尚快樂,而對於某些情緒是不友善的?」於是,與擔任社工的媽媽和姊姊討論後,決定以「情緒平等化」為核心理念,為幼兒園與國小低年級的孩子們設計一個情緒樹屋,讓孩子們遇到情緒低落的時刻,有一個小小的、屬於自己的空間作為避風港;同時也創作情緒繪本給樹屋所在場域的老師們,作為引導孩子進入樹屋前後的教材,幫助孩子認識快樂之外的其他情緒,學習如何與不同的情緒相處。

出門在外,少不了要帶手機、錢包、鑰匙;上班族要加帶筆電、滑鼠、電源線;業務則少不了平板電腦與行動電源;天氣不佳時必須帶把摺傘備用;下班若要順便健身則要多帶運動服裝和水壺,現代人的一天,隨身之物何其多,該如何用一個包滿足多樣化的收納需求,各家袋包品牌絞盡腦汁,群眾集資平台更是不時推出主打多功能變形包包,企圖裝進都會人一天扮演多重角色所需的各種裝備。

托特包、水桶包、折疊小包,一個包兼容三種變形方式,滿足現代人白天上班、晚上聚會、 回家前超市採買的不同需求。(圖片提供/台灣設計研究院)

誤打誤撞,讓包包快速變形「摺」的靈感

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出手媒合浩漢設計與實踐大學工設系畢業生吳亭汝,共同發想出「Slash斜槓系列包」,以少見的「摺紙」方式來變換包包尺寸,滿足不同角色所需的容量與夾層需求。吳亭汝表示自己平常就很喜歡包包,也十分關心不同包包的設計,藉由這次產學合作,終於可以落實包包設計概念。她觀察市面上的變形包款多以拉鍊為主,不夠直覺且不夠快速,所以她的設計概念一開始就改採扣件的方式。在用紙打版製作包包原型的過程中,因為隨意亂摺,而發現多出的紙材可以變成夾層或裝飾,也讓大小尺寸的轉換更加方便快速,於是變更設計,改以摺紙方式來變換包包的造型。

電流急急棒竟會說故事!新生代設計師以科技翻轉經典遊戲,爸媽也能輕鬆與孩子互動

你玩過電流急急棒嗎?相信不少看過日本綜藝節目的人,都會對這個緊張刺激的遊戲印象深刻。現在,有位年輕的台灣設計師推出了親子版的老少咸宜的電流急急棒親子版,玩遊戲不必再搞得血脈賁張,輕鬆一點,反而更能寓教於樂。 不只電流碰撞,急急棒還能決定故事劇情走向 這組創新玩具叫做「Fairy Buzzy童話玩具組」,突破傳統急急棒遊玩模式,讓親子在遊玩時可以邊玩邊聽故事,透過故事讓孩子能學習素養教育。怎麼做到的?以主體是矽膠製成的電流軌道,每讓一條軌道可以將路線一分為二,玩家可以自由組裝出不同的路線;。電流急急棒內建的NFC感應器,在每個路線分岔節點偵測玩家走向,並將訊號透過內建的藍芽裝置傳送到手機,此時再搭配急急棒開發的遊戲的專屬手機APP就會因為不同路線的選擇,,呈現出不一樣的的故事就會因不同的路線而一步步改變劇情。「我希望可以讓故事變得更有趣!」這組玩具的設計師,畢業於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系的王韻婷說,透過玩家自由組裝、自由選擇路線,同一個故事就會有不同的發展可能性,讓孩子在遊玩的同時也能學會抉擇的重要,﹑透過故事學習良好素養,也增加家長在教導孩子時的互動與對話。

電流急急棒竟會說故事!新生代設計師以科技翻轉經典遊戲,爸媽也能輕鬆與孩子互動
電流急急棒竟會說故事!新生代設計師以科技翻轉經典遊戲,爸媽也能輕鬆與孩子互動

你玩過電流急急棒嗎?相信不少看過日本綜藝節目的人,都會對這個緊張刺激的遊戲印象深刻。現在,有位年輕的台灣設計師推出了親子版的老少咸宜的電流急急棒親子版,玩遊戲不必再搞得血脈賁張,輕鬆一點,反而更能寓教於樂。

不只電流碰撞,急急棒還能決定故事劇情走向

這組創新玩具叫做「Fairy Buzzy童話玩具組」,突破傳統急急棒遊玩模式,讓親子在遊玩時可以邊玩邊聽故事,透過故事讓孩子能學習素養教育。怎麼做到的?以主體是矽膠製成的電流軌道,每讓一條軌道可以將路線一分為二,玩家可以自由組裝出不同的路線;。電流急急棒內建的NFC感應器,在每個路線分岔節點偵測玩家走向,並將訊號透過內建的藍芽裝置傳送到手機,此時再搭配急急棒開發的遊戲的專屬手機APP就會因為不同路線的選擇,,呈現出不一樣的的故事就會因不同的路線而一步步改變劇情。「我希望可以讓故事變得更有趣!」這組玩具的設計師,畢業於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系的王韻婷說,透過玩家自由組裝、自由選擇路線,同一個故事就會有不同的發展可能性,讓孩子在遊玩的同時也能學會抉擇的重要,﹑透過故事學習良好素養,也增加家長在教導孩子時的互動與對話。

模組化的電流急急棒,讓玩家自由組裝,玩法更多元。(照片提供/台灣設計研究院)

韻婷最初參與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時,提出的概念是彈珠台,原本想用彈珠的走向來決定故事線,後來跟出題企業討論後,發現彈珠滾動速度太快,和她希望讓玩家自由思考、﹑決定故事走向的初衷產生衝突。後來經過企業引薦,與熟悉玩具產業的專家討論,獲得了電流急急棒的建議,便決定大幅翻轉原本的設計,以急急棒為發展方向。

挑戰跨越3D模擬圖與實做模型的距離

「中間超多次想放棄啊!想說可不可以做模擬圖就好…」王韻婷回想整個過程中最大的挑戰,坦承自己對於科技層面較不拿手,假如真的要把可用的模型做出來,就有非常多技術的關卡要克服。所幸,在出題企業智晶光電(顯示面板大廠)與台灣博迪(機能布料紡織大廠)的大力協助下,幫韻婷與工程師們建立快速溝通管道,讓設計師在設計時能夠即時解決技術難題。智晶光電副總經理蔡永誠笑著回憶,因為韻婷的出現,讓公司的工程師們變得更有活力、更積極,「常常看他們連週末都在LINE上熱烈地討論問題。」同時,他也認為產學合作並不是企業出題後,就都交由同學自己去想辦法,企業也應適時提供場域、資源和材料方面的協助。韻婷回應說,「他們甚至幫我請了APP老師,教我從頭寫軟體!」面對企業的積極,她也不得不更加努力,就這樣一步步地突破自己的極限,把可以實際運作的模型給做了出來。

疫後共食新常態!度小月聯手新銳設計師打造共食餐具,讓上菜更衛生,分食更方便

疫情升級期間,全民共同經歷了好幾個月只能外帶外送的日子。過往以內用為主的餐飲業者,紛紛轉型求生,推出外送餐盒應戰。面對疫情下的新常態,餐廳該如何重新贏回顧客的信心與安心,顯然成為重要課題。百年歷史的台灣小吃餐廳度小月,在疫情之下真正經歷了小月的洗禮,開始思考後疫情時代,華人共食的餐具該如何重新設計。 設計產學合作讓老品牌與新生代相遇 度小月品牌總監葉文宏表示,由於疫情影響,讓餐食外帶成為主流,若要內用也必須使用隔板並以套餐形式上菜,對以往一次上菜講究澎派感的台菜造成很大影響,「感覺就是少了一味。」他說,除了度小月內部員工正在積極應變,也希望藉由設計產學合作來跟年輕一代集思廣益,為華人共食文化設計出新的餐具方案。此外,身為台灣少有的百年餐飲品牌,與時俱進拓展新客群也是度小月的重點目標。對此,他有感而發:「如果拉麵店跟擔仔麵開在隔壁,現在的年輕人可能會走進去拉麵店。」 「之前完全不知道度小月這家店,完全!」畢業於銘傳大學商品設計系的許庭瑜坦承,對她們這個年紀的同學來說,度小月是個陌生品牌,直到參加設計產學合作才開始認識這家屹立百年的台灣小吃老店,不僅揪團隊夥伴實際去店內試吃,每天下課有空也幾乎會去迪化街分店周邊逛逛找靈感。

疫後共食新常態!度小月聯手新銳設計師打造共食餐具,讓上菜更衛生,分食更方便
疫後共食新常態!度小月聯手新銳設計師打造共食餐具,讓上菜更衛生,分食更方便

疫情升級期間,全民共同經歷了好幾個月只能外帶外送的日子。過往以內用為主的餐飲業者,紛紛轉型求生,推出外送餐盒應戰。面對疫情下的新常態,餐廳該如何重新贏回顧客的信心與安心,顯然成為重要課題。百年歷史的台灣小吃餐廳度小月,在疫情之下真正經歷了小月的洗禮,開始思考後疫情時代,華人共食的餐具該如何重新設計。

設計產學合作讓老品牌與新生代相遇

度小月品牌總監葉文宏表示,由於疫情影響,讓餐食外帶成為主流,若要內用也必須使用隔板並以套餐形式上菜,對以往一次上菜講究澎派感的台菜造成很大影響,「感覺就是少了一味。」他說,除了度小月內部員工正在積極應變,也希望藉由設計產學合作來跟年輕一代集思廣益,為華人共食文化設計出新的餐具方案。此外,身為台灣少有的百年餐飲品牌,與時俱進拓展新客群也是度小月的重點目標。對此,他有感而發:「如果拉麵店跟擔仔麵開在隔壁,現在的年輕人可能會走進去拉麵店。」

「之前完全不知道度小月這家店,完全!」畢業於銘傳大學商品設計系的許庭瑜坦承,對她們這個年紀的同學來說,度小月是個陌生品牌,直到參加設計產學合作才開始認識這家屹立百年的台灣小吃老店,不僅揪團隊夥伴實際去店內試吃,每天下課有空也幾乎會去迪化街分店周邊逛逛找靈感。

而為什麼會選擇度小月的題目,許庭瑜笑答「因為跟餐飲有關,讓我們整個動力都來了!」由於團隊四位成員對於電子、科技類的題目相比之下較沒興趣,所以她們最後決定專注於最有興趣的題目且做到最好。

以「骨仔燈」為名的餐具系列,用造型展現度小月的招牌燈籠意象。

大盤換小盤 巧妙結合度小月燈籠與傳統窗花意象

榮獲度小月企業金獎的銘傳商設系團隊作品「骨仔燈」(KÓOÁ TING),將度小月招牌的燈籠形象融入作品造型,「骨仔燈是燈籠的台語講法,現在很少人會這樣說了,」許庭瑜解釋,為這件作品取個富有文化意涵的名字,希望能讓更多人知道度小月是個具有悠久歷史與豐厚文化的品牌。

疫情之下的生活,待在家的時間變多了;去超市和量販店採買食材回家煮的機會也變多了。日復一日的採購行程似乎變得單調,成為了例行公事。有沒有可能,讓採買變得更好玩?有沒有辦法,讓食物履歷和營養資訊,變得淺顯易懂?家樂福聽到了這樣的呼喚,於是聯手健康專家台北醫學大學,透過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平台,以「更開心的一餐,更健康的美味」為題,向未來的設計師徵求創意解答。

食物的色彩實驗室 — 大三作品砍掉重練才得到的創意

「完蛋了!我是不是要退出產學?」2021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企業金獎得主、實踐工設系畢業的沈怡辰有點激動地重現第二次提案會議時,作品被打槍後的心裡話。原來,她以大三作品投稿而入選,概念是迷你果汁機接上類似刷油漆的滾輪,要讓小朋友以蔬果汁為顏料為吐司或麵皮上色。本以為入選後可以將作品繼續發展下去,卻面臨砍掉重練的窘境。一度掙扎的她很快調整好心情,原因是她認為「既然參加產學,就是要符合社會和經濟的趨勢」,所以她決定帶著平板,在每次會議中立刻記下企業的回饋意見,回去馬上檢討修正;這樣願意快速調整的誠意與態度,讓評審們印象深刻。

沈怡辰的初衷就是想做讓人感到快樂的設計,這台讓小朋友研磨蔬果乾、製作食物蠟筆、快樂畫畫,同時又能認識食物、學習色彩的工作車,成功滿足自己與企業的期待。(照片提供 /沈怡辰)
沈怡辰的初衷就是想做讓人感到快樂的設計,這台讓小朋友研磨蔬果乾、製作食物蠟筆、快樂畫畫,同時又能認識食物、學習色彩的工作車,成功滿足自己與企業的期待。(照片提供 /沈怡辰)

回想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怡辰有感而發:「不是設計師覺得好玩,別人就一定覺得好玩。」原本的滾輪提案讓企業覺得可能帶來食物浪費,而且使用後的收拾會讓媽媽們覺得很累。於是她把食物浪費的議題納入思考,結合自己過去的美術訓練背景,想出了可以讓小朋友製作食物蠟筆並開心畫畫的平台,同時又能展示家樂福食物轉型理念的工作車。成果讓評審們大為肯定,因為不只看到了設計師明確的設計主張,也看到修正後的提案照顧到賣場實際執行的需求,可行性很高!不只家樂福賣場,未來也有機會推廣到北醫的家醫科、兒科,甚至兒童癌症醫院等,「當冰冷的環境遇上這台有溫度的工作車,很多事會不一樣!」北醫大跨領域學院執行長吳明錡感性回應。

企業出題,學生來解題! 設計產學合作培養學生用「設計軟實力」與企業創造雙贏

疫情襲來,外出用餐竟成為令人懷念的滋味。若要回歸內用,餐具該如何重新設計才能符合疫後共餐的需求?對你來說,回收玻璃是不是丟到回收箱就結束了呢?玻璃回收的方法以及後續循環再利用,能不能有更創新更迷人的做法?你我生活在科技的時代,人人手機不離身,科技拉近了我們與便利的距離,但是跟家人呢?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善用科技促進家人之間的感情? 以上這些都是近年「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計劃欲與企業攜手探討,以設計去解決、改善的問題方向,他們知道在瞬息萬變的時代,需要有創新設計思維,才能突破企業既定的框架,摸索出可能的最佳解答。 2014年推動,漸成企業指名的「創新設計實驗室」 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歷經七屆,除了屢獲知名國際設計大獎的作品外,亦有已量產上市的實體商品,在產學合作期間,作品從無到有,進而從一次次的提案雛形,修改到作品成型,甚至落地量產,猶如一間滿載著學生夢想與企業目標的創新設計實驗室。「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專案」站在全國最大規模設計新銳展「新一代設計展」的基礎上,由經濟部工業局主辦、台灣設計研究院執行,於2014年推出,搭建企業與設計院校之間的媒合平台,邀請「企業出題」,點出產業需求與市場趨勢,並提供業界經驗指導與模型製作補助,接著再由「學生解題」,透過一次次會議討論和提案修正,年輕世代以新鮮觀點佐設計專業訓練,提出創意方案來解題。

企業出題,學生來解題! 設計產學合作培養學生用「設計軟實力」與企業創造雙贏
企業出題,學生來解題! 設計產學合作培養學生用「設計軟實力」與企業創造雙贏

疫情襲來,外出用餐竟成為令人懷念的滋味。若要回歸內用,餐具該如何重新設計才能符合疫後共餐的需求?對你來說,回收玻璃是不是丟到回收箱就結束了呢?玻璃回收的方法以及後續循環再利用,能不能有更創新更迷人的做法?你我生活在科技的時代,人人手機不離身,科技拉近了我們與便利的距離,但是跟家人呢?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善用科技促進家人之間的感情?

以上這些都是近年「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計劃欲與企業攜手探討,以設計去解決、改善的問題方向,他們知道在瞬息萬變的時代,需要有創新設計思維,才能突破企業既定的框架,摸索出可能的最佳解答。

2014年推動,漸成企業指名的「創新設計實驗室」

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歷經七屆,除了屢獲知名國際設計大獎的作品外,亦有已量產上市的實體商品,在產學合作期間,作品從無到有,進而從一次次的提案雛形,修改到作品成型,甚至落地量產,猶如一間滿載著學生夢想與企業目標的創新設計實驗室。「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專案」站在全國最大規模設計新銳展「新一代設計展」的基礎上,由經濟部工業局主辦、台灣設計研究院執行,於2014年推出,搭建企業與設計院校之間的媒合平台,邀請「企業出題」,點出產業需求與市場趨勢,並提供業界經驗指導與模型製作補助,接著再由「學生解題」,透過一次次會議討論和提案修正,年輕世代以新鮮觀點佐設計專業訓練,提出創意方案來解題。

專案執行七屆以來已累積2500件以上的學生提案、超過650位學生及44家企業單位響應,逐漸成為不少企業指定用來解決問題的「創新設計實驗室」!像是智晶光電╳台灣博迪,參與產學專案後還特別成立跨公司團隊持續推動學生的創意提案,越來越多企業看到成效,連續多屆參與。初期的產業領域以台灣擅長的資通訊及製造業為主,近年拓展到生活、醫療、零售通路、非營利組織,就連公部門也看到產學合作的價值,屏東縣府、台鐵局、台南市府都陸續加入共創的行列。

新一代設計產學合作已完整執行七屆,參與企業背景多元。

產學提供絕佳實戰機會,提高畢業生業界存活率

每年,台灣設計相關科系畢業生至少上萬人,離校後如何順利與職場接軌,是不少學生畢業後的煩惱。在明志科大、北教大任教,同時也身兼建大輪胎等各企業創新顧問的李鍇朮,自2016年起連續擔任多屆產學指導老師。他觀察,產學合作案讓學生得以了解企業的需求以及開發產品的邏輯,「有助說服學生和工程師溝通,尤其是模具、機構等工程專業」,因為現今設計教育在工業設計製造相關的專業訓練逐漸式微,加上近年流行APP及UI/UX設計,使得學生在綜合問題解決能力上不若以往紮實。他也發現「學生常常會自以為喜歡什麼,」李鍇朮說,透過產學專案實做後,學生能夠釐清自己的喜好,進而提升進入業界的存活率,減少在職場繞路的時間。

07. 以生活起物的設計觀介入工廠改造:鶯歌轉印工廠新太源的可能性

新太源製造工廠

說到「花紙轉寫」或「轉印技術」,很多人可能會聯想到uniqlo的設計款T恤,將圖案轉印到服裝材質,其實,轉印技術應用在瓷器時,不論網版設計、底片製作、分色套印、色彩研磨和貼印燒製等工序,都要求精湛的職人手藝,新太源是鶯歌第一間花紙轉印公司,也是如今少數仍屹立不搖的獨特印刷業者。

五十多年前,十幾歲的王文錫走上了轉印之路,在鶯歌陶瓷出口的盛世,以印刷專業參與其中,為陶瓷化妝生色,賦予全新面目。不過,「因為亞洲金融風暴,業績大降,開始積極思考轉型的方法。」但新太源第二代王升說:「我父親還是想推廣印刷工夫,當時開設的工坊以團體DIY為主要導向,後來轉而開發自家商品,做客製化禮贈品。」適逢2010年代,政府在各地推廣觀光工廠,「於是新太源開始做工廠場域的修整,修整完就是現在『新太源藝術工坊』的模樣」。

入口的歐式古典巴洛克立面,進門後馬上會映入眼簾的名畫轉印馬賽克大柱,再加上展示架滿滿的新太源自製馬克杯,說是「戰力展示」也好,在當時觀光工廠潮流中,可說新太源打出了誠意十足的長輩起手式。

06. 醞釀地方生態系,產地學院掀起的漣漪效應

和成工廠

T22計畫從經濟面的角度來關照產地的發展,終極目標不只是做陶瓷商品,而是醞釀一個新的地方生態系統。既然目標在於形成生態系,輔導範圍就不僅是單一店家或品牌,而是願意邁向這目標,為此付出努力的鶯歌商家們。為了回應這樣的需求,「產地學院」應運而生。

為了確實地符合「產地振興」這個主旨,這一回設研院在鶯歌的輔導目標,就不只是打造產地上的單一個品牌明星,而是想方設法地讓影響力擴散得更遠,也紮根得更深;既要盡可能地納入產業鏈的上下游,也要讓更多「鶯歌當地的關係人」進到這個計畫裡面。

企圖心如此大,當然必須參考規模與立意相彷的成功案例,近年聲勢日隆的日本新潟縣「燕三条 工場の祭典」就是設研院引以為典範的城市工藝活動。然而,燕與三条所具備的條件與鶯歌不同,日本的民情氛圍也與台灣迴異。

燕與三条是兩個歷史悠久的金屬工藝城市,本身不乏以工藝著稱,且傳承已久的老店、老品牌。「燕三条 工場の祭典」最初就是由擁有200多年歷史的銅器名店玉川堂先在地方上形成小型的組織,再尋求外部企畫團隊的協助以串聯當地店家,組織當地的工藝,形成一個完整的活動企畫,對外做形象宣傳。

企畫團隊對燕與三条的協助,不需過多著墨於品牌輔導工作;但鶯歌是以代工起家的產業聚落,即便許多企業與廠家早已傳承至二、三代,甚至是第四代,但過去的製造與經營思維仍深深影響著如今的鶯歌。不少青壯輩在家族企業轉型,改做生活陶瓷品牌的過程中,最感困惑的課題,就是品牌經營的種種眉角。

負責為T22計畫赴產地做前期調查的大同大學媒體設計系副教授林家華也指出,對鶯歌的企業主、店家而言,瓶頸不在於製作陶瓷的技術面,而是「如何因應新的大環境、新世代的消費者」。對在地業者而言,因應這些議題的相關行銷、品牌與通路知識,是他們迫切需要的養分;對於鶯歌而言,籌辦宛如工場祭典般的博覽會,必須讓外地客人能觀賞、體驗,乃至於購買到「鶯歌味」的內容,因此,產地學院的舉辦都顯得勢在必行。

台灣設計研究院

台灣設計研究院

Taiwan Design Research Institute (TDRI)是臺灣唯一以設計為核心的機構,設研院所承擔的使命,在於透過跨部會、跨地方的合作,將設計導入成為中央與地方的共同施政價值,讓設計力成為臺灣重要的國家戰略。